媒体关注
一“跳”惊人——黄土高坡走出的世界跳水冠军白钰鸣
发布日期:2022-07-06 16:24  浏览 301打印本文

6月29日,国际泳联第19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跳水项目混合全能比赛中,从榆林走出的中国跳水队运动员白钰鸣与全红婵联手摘取桂冠,为中国跳水队迎来自从1982年参加世锦赛以来的第100枚金牌。

一时间,两名跳水小将再次让国人为之欢腾。好消息瞬间传遍大江南北,白钰鸣的家乡榆林也沸腾了,无数家乡父老引以为荣!

十年光阴,曾经调皮好动的男孩,如今稳稳地站在世人面前。跳台上,他眼中充满坚毅与自信;颁奖台上,他胸戴金色奖牌,目光坚定地望向神圣的五星红旗。

“钰”取刚毅 “鸣”为杰出

2007年1月,一对双胞胎男孩降生在榆阳区红石桥乡闹牛海子的一户人家中。每个孩子的父母,总是喜欢给孩子取一个富有美好寓意的名字。白志飞与妻子任青梅也不例外。“孩子出生时,哭声格外响亮,让我们想到‘一鸣惊人’这个词。”任青梅说。后来,夫妻二人为孩子取名为白钰豪、白钰鸣。

钰字在人名中一般是有坚强、刚毅、自强自立等美好寓意。豪为不同凡响、出类拔萃、智慧超群之意。鸣则指杰出、优秀、闻名之意。    

两兄弟幼年时,就比身边其他孩子淘气好动、精力旺盛。一天到晚总是上蹿下跳,鲜有安静的时刻。白志飞说:“同事家有一个小孩,已是出名的调皮小孩了。有一次这个比我儿子大几岁的男孩带着我家双胞胎玩耍,不慎将皮球扔到了一处房檐上。这个大男孩试了几次都取不下来,没想到我的两个儿子脚底生风,动作迅猛,很快从房檐上把皮球取了下来。”见此情景,白志飞的同事惊讶地说:“都说我儿子调皮好动,你这对双胞胎更在我们之上啊!”

后来,白志飞心里也思索过,孩子们是不是真的在体育方面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但他一时也没想好儿子能从哪些运动项目上得到更好发展。

初露锋芒 结缘体育

一直以来,两兄弟给人留下的印象总是身形灵活、活泼好动。 幸运的是,二人后来同时被选拔到榆林市体育运动学校开展体操和跳水陆上训练。

“第一眼看到他俩时,灵活的走位,转动迅速而又坚定的眼睛,深深地吸引了我。”教练张江峰如是说。

在训练过程中,两兄弟就是场内最大的焦点,平时在别人眼中调皮的孩子,在张江峰眼里就是最大的宝贝。张江峰满腔热血,他把无限的能力,转化成有效的动作,教会孩子们体操以及跳水陆上比赛动作,包括滚翻、倒立、手翻、上板跳、空翻、跳板、跳台、蹦床等内容,并让孩子们把做动作的评分累加起来,练习数算,提高孩子们的空间思维能力。“在孩子们累了的时候,我坚持鼓励、激励,并欣赏他们每一个细节,让孩子们信心满满,我们不仅是师生,还是很好的朋友。”张江峰说。

2013年7月,陕西省青少年跳水锦标赛中,白钰豪与白钰鸣首次亮相正式比赛,经过比赛被大赛组委会授予“优秀苗子”、“优秀运动员”荣誉称号。2014年1月,榆林市将白钰豪、白钰鸣输送到陕西省跳水队,接受省级训练。

十年苦与累 鲤鱼跃龙门

兄弟俩5岁开始训练体操和跳水,7岁进入陕西省跳水队训练,对于他们来说,训练几乎就是他们童年的全部记忆。

既然兄弟俩已经走上了这条专业的道路,父母能做的就是放手一搏,全力支持。还记得送孩子去西安时,两兄弟才是一年级小学生。“我们把孩子们送到省上安顿好后,也只能离开了,孩子一直在身后叫着我,我不敢回头,我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哭,会想要带走他们。”任青梅说。

孩子进入陕西省跳水队的前两年,每周一至周六都在训练,只有周天休息。白志飞夫妻俩风雨无阻,每个周末都去西安看孩子。“我们也就是陪伴孩子们吃饭、聊天,玩耍,尽量让孩子们感受到父母对他们的爱,一直给他们打气加油。”白志飞说。

这几年,由于疫情原因,白志飞夫妻俩不能在近距离见到孩子。很多时候,两人只能站在跳水中心的门外,与儿子隔门相望。“你俩好着了吧,要有男子汉的样,不要怕吃苦,要好好训练,给咱们榆林人争光,给中国人争光!”听着父母鼓劲的话,孩子们也总是使劲点着头。

相聚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每次离别时,母亲对儿子总是恋恋不舍,白志飞就会在妻子耳边说:“快走,别让儿子看见你哭,不然他们哪能安心训练。”

为了备战第十四届全运会,兄弟俩坚持每天十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他们知道,要想拿冠军,只能比别人练得更多、更好。

2021年7月12日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期间,西安奥体中心游泳跳水馆举行的十四运会跳水U14组男子双人十米跳台比赛中,来自榆林的双胞胎兄弟白钰豪、白钰鸣最终以441.27分的成绩获得冠军,成为陕西代表团十四运的首金。7月13日兄弟俩包揽了跳水U14组男子十米跳台比赛的金、银牌。

苦心终不负 走进“梦之队”

全运会结束后,白钰豪、白钰鸣兄弟二人在陕西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跳水队张森教练的带领下继续投入到训练中,为备战后续的国际比赛全力冲刺。

2022年4月初,白钰鸣得到消息,自己将参加6月下旬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办的第19届国际泳联世锦赛。4月30日,他由西安出发前往北京,到国家跳水队报到,开始集训,6月20日出发前往布达佩斯。

作为国家队选手里年龄最小的他,面对全新的环境,训练强度再次提升。在“梦之队”,每名运动员都是跳水界的佼佼者,面对国家队的哥哥姐姐们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劲头,白钰鸣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定义和概念。他下定决心奋发图强,积极向上,渴望有朝一日为国争光。张江峰说:“缺少了哥哥白钰豪的陪伴,白钰鸣心灵上也有所思念,平时兄弟二人形影不离,相互激励齐上阵。好在休息的时间,他能与哥哥、家人及教练进行交流。”

一个月后,白钰鸣渐渐适应了国家队的训练强度和大环境,与领队、各位教练、运动员相处融洽,逐渐融入到了“梦之队”的大家庭,从生活上、思想上、训练上不断的熏陶,强化细节训练,他的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为这次世锦赛取得优异成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搭档全红婵 世锦赛摘金

6月28日下午,白志飞接到榆林体育运动学校校长陈东义的电话:白钰鸣的搭档更换为全红婵了!听到这一消息,白志飞原本平静的心也变得更加激动起来。“这意味着,只要白钰鸣稳定发挥,就能夺下世锦赛冠军!”白志飞说。

自从孩子走上体育这条道路,白志飞夫妻俩也开始关注并了解跳水运动,他们现在也能算是半个专业裁判了。“每次观看跳水比赛,通过跳台高度、空中姿势、落水水花,我自己给运动员打分,每次打的分数都与国际裁判打的八九不离十。”白志飞说。多年来,只要是跳水比赛,夫妻二人都会观看。此次世锦赛,由于布达佩斯与国内有很大的时差,很多比赛都是在凌晨进行,夫妻俩也绝不会落下一场。

6月29日,在国际泳联第19届世界游泳锦标赛中,白钰鸣与奥运冠军全红婵联手,以391.40分的成绩,摘取跳水混合全能桂冠。

6月30日上午,榆林市体育局游泳馆原馆长李丁与榆林高新第一小学原校长崔振红反复观看国际泳联第19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跳水项目混合全能比赛的视频,眼中泛起阵阵激动地泪花。李丁感慨道:“我们榆林终于把‘旱鸭子’培养成了‘水鸭子’!”

崔振红回忆,2013年秋季开学,刚上一年级的白钰鸣和白钰豪每天坚持白天上课晚上训练,孩子父母在放学后直接送饭进校园,以保证孩子晚上去体育局训练的时间。2014年,白钰豪、白钰鸣二人被选入陕西省跳水队,2015年他们参加全国少年儿童跳水锦标赛中获得2金,榆林市体育局特地为榆林高新第一小学赠送了“冠军摇篮”牌匾。

2015年,白钰豪、白钰鸣在爸爸的陪同下,重返校园,和校长在书廊里合影留念,并下定决心,“要刻苦训练,不拿世界冠军,誓不罢休!”

崔振红激动地说:“多年前孩子们在学校一边学习,一边训练的情还历历在目。看着昔日稚嫩的孩子,今日成长为祖国的栋梁,为祖国争得荣誉,我百感交集,特别激动。‘冠军摇篮’,实至名归!希望我们榆林将来能培养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训练中成长 磨砺中绽放

“虽说是我的两个儿子,但现在也是由国家培养啦,真正是聚少离多啊!”6月30日,白志飞向记者感慨道。

在白志飞家中的书房内,有一面制作简约,却分量不轻的荣誉墙。木制隔板上摆放着白钰豪、白钰鸣多年来辛苦收获的一系列荣誉证书。“这是去年全运会上两个孩子得奖的证书,这是陕西省共青团给白钰豪颁发的五四青年奖章,这是陕西省总工会为白钰鸣颁发的陕西省五一劳动奖章……”白志飞介绍着。任青梅笑着说:“当时做的这人荣誉墙太小了,现在证书都摆不下了,这些奖章、吉祥物都存放在书柜里了。”

两个孩子是奶奶一手带大的,每年过年,兄弟俩有三天假期,回到家最爱吃的就是奶奶做的传统老咸菜,觉得比吃肉都香。今年春天,白志飞带着母亲来到榆林市体育中心游泳馆,老人站在十米跳台一侧向下望了一眼,便泪如雨下,“这么高,我的孙子天天这么训练着,这要多辛苦呀。”擦干泪后,老人又安慰自己说:“人总要有个奋斗目标,男娃娃么,能吃苦,才有收获。”

在白志飞眼里,儿子一直是小孩子。直到此次世锦赛比赛前,白钰鸣到了布达佩斯,给父亲打了一通电话,父亲才明白,孩子成长了。“娃娃说,在三四年前,他还抱怨父母,为什么对他们这么残酷,把他们送到这里接受这么辛苦的训练。现在他慢慢能理解父母了,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前途,为了他们成为国家的栋梁。”白志飞说。

心有奥运梦 誓言勇夺金

站在了世界的舞台上,白钰鸣今后将面对更大的挑战和压力,需要走得路还很长,但他已经将为国争光作为自己永远追求的人生准则。

作为孩子的启蒙教练,张江峰坦言,自己希望白钰鸣能从思想上继续提高自己,继续适应训练强度,提高成套动作的难度系数,以及完成动作的稳定性和质量,积极备战下一周期的比赛,同时要防止伤病,每次训练后做好理疗,充分恢复,为第二天的训练做足准备。此外,利用训练之余,要加强文化课的学习,使自己成为高素质体育人才。

“这次混合团体金牌是白钰鸣个人获得第一枚世锦赛金牌。在榆林的体育史上,一直缺少一枚奥运金牌,我们希望白钰鸣能再接再厉,冲刺2024年巴黎奥运会,为我们中国夺得跳水冠军,让我们榆林早日实现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榆林市体育局局长韦军说。

记者 吕晶